中国詩文研究のホームページ

86成都紀行12首


■ 杜甫 社会派の詩
86成都紀行12首   


2751090發同穀縣
2761091木皮嶺
2771092白沙渡
2781093水會渡
2791094飛仙閣
2801095五盤
2811096龍門閣
2821097石櫃閣
2831098桔柏渡
2841099劍門
2851100鹿頭山
2861101成都府



成都紀行 -----------------------------------------
1090
發同穀縣

賢有不黔突,聖有不暖席。況我饑愚人,焉能尚安宅?
始來茲山中,休駕喜地僻。奈何迫物累,一?四行役!
??去?境,杳杳更遠適。停驂龍潭雲,回首虎崖石。
臨岐別數子,握手?再滴。交情無舊深,窮老多慘戚。
平生懶拙意,偶?棲遁跡。去住與願違,仰慚林間?。

1091
木皮嶺

首路栗亭西,尚想鳳凰村。季冬攜童稚,辛苦赴蜀門。
南登木皮嶺,艱險不易論。汗流被我體,祁寒為之喧。
遠岫爭輔佐,千岩自崩奔。始知五嶽外,別有他山尊。
仰幹塞大明,俯入裂厚坤。再聞虎豹鬥,?局風水昏。
高有廢閣道,摧折如斷轅。下有冬青林,石上走長根。
西崖特秀發,煥若靈芝繁。潤聚金碧氣,清無沙土痕。
憶觀昆侖圖,目?玄圃存。對此欲何適?默傷垂老魂。

1092
白沙渡

畏途隨長江,渡口下?岸。差池上舟楫,窈窕入雲漢。
天寒荒野外,日暮中流半。我馬向北嘶,山猿飲相喚。
水清石??,沙白灘漫漫。迥然洗愁辛,多病一疏散。
高壁抵?崟,洪濤越?亂。臨風獨回首,攬轡複三嘆。

1093
水會渡

山行有常程,中夜尚未安。微月沒已久,崖傾路何難!
大江動我前,洶若溟渤ェ。蒿師暗理楫,歌笑輕波瀾。
霜濃木石滑,風急手足寒。入舟已千憂,陟?仍萬盤。
回眺積水外,始知?星幹。遠遊令人?,衰疾慚加餐。

1094
飛仙閣

土門山行窄,微徑?秋毫。棧雲闌幹峻,梯石結構牢。
萬壑欹疏林,積陰帶奔濤。寒日外澹泊,長風中怒號。
歇鞍在地底,始覺所?高。往來雜坐臥,人馬同疲勞。
浮生有定分,饑飽豈可逃。嘆息謂妻子,我何隨汝曹?

1095
五盤

五盤雖雲險,山色佳有餘。仰?棧道細,俯映江木疏。
地僻無網罟,水清反多魚。好鳥不妄飛,野人半?居。
喜見淳樸俗,坦然心神舒。東郊尚格鬥,巨猾何時除?
故?有弟妹,流落隨丘墟。成都萬事好,豈若歸吾廬?

1096
龍門閣

清江下龍門,?壁無尺土。長風駕高浪,浩浩自太古。
危途中?盤,仰望垂線縷。滑石欹誰鑿,浮梁?相?。
目眩隕雜花,頭風吹過雨。百年不敢料,一墜那複取!
飽聞經瞿塘,足見度大?。終身?艱險,恐懼從此數!

1097
石櫃閣

季冬日已長,山?半天赤。蜀道多早花,江間饒奇石。
石櫃曾波上,臨?蕩高壁。清暉回群?,暝色帶遠客。
羈棲負幽意,感嘆向?跡。信甘孱懦嬰,不獨凍餒迫。
優游謝康樂,放浪陶彭澤。吾衰未自由,謝爾性所適。

1098
桔柏渡

青冥寒江渡,駕竹為長橋。竿濕煙漠漠,江永風蕭蕭。
連?動?娜,?衣颯飄搖。急流鴇鷁散,?岸??驕。
西轅自茲異,東逝不可要。高通荊門路,闊會滄海潮。
孤光隱顧?,遊子悵寂寥。無以洗心胸,前登但山椒。

1099
劍門

惟天有設險,劍門天下壯。連山抱西南,石角皆北向。
兩崖崇?倚,刻畫城郭?。一夫怒臨關,百萬未可傍。
珠玉走中原,岷峨氣淒愴。三皇五帝前,?犬莫相放。
後王尚柔遠,職貢道已喪。至今英雄人,高視見霸王。
井?與割據,極力不相讓。吾將罪真宰,意欲?疊嶂。
恐此複偶然,臨風默惆悵。

1100
鹿頭山

鹿頭何亭亭?是日慰饑?。連山西南斷,俯見千裡豁。
遊子出京華,劍門不可越。及茲險阻盡,始喜原野闊。
殊方昔三分,霸氣曾間發。天下今一家,雲端失雙闕。
悠然想揚馬,繼起名?兀。有文令人傷,何處埋爾骨!
紆餘脂膏地,慘澹豪?窟。仗鉞非老臣,宣風豈專達?
冀公柱石姿,論道邦國活。斯人亦何幸,公鎮逾?月。

1101
成都府

翳翳桑?日,照我?衣裳。我行山川異,忽在天一方。
但逢新人民,未蔔見故?。大江東流去,遊子日月長。
曾城填華屋,季冬樹木蒼。喧然名都會,吹簫間笙簧。
信美無與適,側身望川梁。鳥雀夜各歸,中原杳茫茫。
初月出不高,?星尚爭光。自古有羈旅,我何苦哀傷!
------------------------------------------------

   つづきは 成都、浣花渓で草堂生活  へ


● 杜甫の詩


Topページ   ページの先頭へ